当前位置:首页 >> 民盟风采 >> 盟员写真 >> 稿件

我盟的“哈姆雷特”登上了亚洲最杰出艺人领奖台

WDCM上传图片

  “诚惶诚恐,感谢评委会对于青年演员的提携和鼓励……”不久前,上海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、民盟上海京剧院支部主委傅希如荣获2018年亚洲最杰出艺人金奖,同时还获得纽约州众议院授予的特别嘉奖令。从“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标兵”,到三度“白玉兰”奖折桂,年纪轻轻便盛誉满身的他,面对大奖,谦逊依然。

  亚洲最杰出艺人奖创办于1981年,由美国林肯艺术中心、纽约文化局以及美华艺术协会共同创办,是全美唯一注册在案为亚裔艺术家颁发的最高荣誉奖项,至今已颁发36届。已有来自中国大陆、香港、台湾及旅居海外的80多位艺术家获此殊荣,而上一届大奖得主,正是国内大名鼎鼎的“美猴王”——六小龄童。

结合中西,传播京剧

  一个又一个嘉奖,见证了傅希如坚定执着的艺术人生。被业界冠以“京剧王子”美名的他,“颜值高、身手好,文武兼备”,是年轻一辈京剧文武老生中的翘楚。傅希如勇于在传统中创新,不断突破自我,作品《子胥逃国》敬畏传统而不囿于传统,保留了简约写意的传统韵味,融入现代审美,让观众能够获得更多的共鸣和感受,体会老戏的魅力。

WDCM上传图片

  他不但是传统戏曲的捍卫者和传承者,还以包容的心态汲取西方戏剧的营养。他参演的上海京剧院新编京剧《王子复仇记》至今已逾十年,这出戏用最传统、最纯粹的京剧形式演绎莎翁笔下的《哈姆雷特》的故事,做到了“京剧的形,莎翁的魂”。为了演好“王子”这个角色,傅希如做了大量工作,从《哈姆雷特》的原著、电影、话剧中寻求灵感,甚至坐个公交地铁,都要捉摸眼神、身段。经过十余年的打磨,《王子复仇记》已逐步成熟、定型,在国内外广受好评,成为上海京剧院长期保留的、适于对外交流的精品剧目。他排的很多大戏对于年龄阅历都有要求,对此,年轻的傅希如直言:“我喜欢挑战,现在正是我最有干劲的时候,如果不挑战自己以后会遗憾。”

  台上,他是耀眼的京剧明星,台下,他是京剧传播的探索者。在忙碌的演出之余,傅希如以文化沙龙、戏曲讲座、京剧教学等多种形式积极进行京剧推广工作。作为一个年轻京剧人,他经常主动接近年轻人,成为他们走进京剧大门的领路人。近几年,剧场里年轻观众日益增多,更坚定了傅希如的决心——把“京剧时尚化、青年化”作为毕生的追求。

演绎英烈,重拾信仰

  2016年傅希如参与排演了一出新编京剧《浴火黎明》,描写的是解放前夕,重庆渣滓洞中共产党员英勇自救、总结教训,留下狱中八条的一段故事。因为排演这出戏,他跟随团队到重庆渣滓洞实地考察、亲身经历,到龙华烈士陵园缅怀烈士,进行座谈,并翻阅和学习了诸多红色题材的作品,越看越震撼,越想越惭愧。“可以说,70年后的我们,物质越来越富足,而精神却越来越贫瘠。”傅希如脱口而出说了这话。“这部作品,对于现在的京剧舞台,对于现在的青年朋友,可以说是久旱逢甘霖。”在他看来,如果问现在的青年朋友,他的信仰是什么,多半人是回答不出的。有些也许会认真思考,而有人也许会戏言赚钱享乐。在社会安定、国家富强、人民安居乐业的今天,的确不需要再抛头颅洒热血,不需要再为了自由而慷慨赴死,那我们的信仰到底是什么呢?傅希如认为,就是习总书记所提出的那八个字“牢记使命,不忘初心”。

WDCM上传图片

  自排演《浴火黎明》之初,傅希如遇到的困难和挫折就没有间断过。一开始,领导先找他谈话,说由于这个人物的特殊性,所以在排名上他只能排在第三位,而几位青年演员则排在他的前面。这对于一个老戏班的演员来讲是难以接受的,但他觉得只要能给观众、给京剧舞台奉献一出好戏,排名其实无所谓。在傅希如看来,从来只有大演员,没有小角色,所以他欣然同意了这一决定。由于角色的内心非常复杂,一开始刚毅、果断、开朗、能干,中间颓靡、恍惚、萎缩、摇摆,后来悔恨、自责、痛心、疯狂,直到最后浴火重生,对傅希如的形体动作要求也是多元化的,既有大量的跪、躺、爬、趴,又有受酷刑时的翻滚跌扑。“我97年由于腰部受伤,被专家警告不得再从事剧烈运动,这个戏真的让我吃足了苦头。”除了老伤,再加上有非常严重的鼻炎,每次地毯上扬起的尘螨、羊毛都让傅希如喷嚏不断、涕泪交加,同时还有满身汗水挟裹,真可谓难受至极。然而最难克服的还是情绪与唱腔的衔接——戏曲讲究的是虚拟、写意、程式,要求演员形于外而无动于衷。也就是说演员要保持情绪的稳定,才能气定神闲地进行大段唱腔的演唱,然而新编现代京剧则颠覆了这个表演理念。如果没有强大的心理依托,完全无法感染观众。比如,当剧中的傅希如被所有狱友原谅和接纳的时候,他的情绪悲喜交加——痛恨自己一时的软弱,感激狱友宽容的接纳,胸中起伏、呼吸急促。直到狱友把象征着革命希望的婴孩递到他的手中,他终于忍不住,放声悲泣,然后开始一段十分钟的大段反二黄唱腔。“我每次演到这里都会真的泪流满面,然后用十秒钟的乐队过门时间来调整自己的情绪,调整自己的呼吸,进入到演唱状态,这个过程也是几经反复、磨练而成的。”

  过程如此艰难,但傅希如从来没想过放弃。“我觉得这是我难得的一次经历,也是我离革命先辈最近的一次接触。”他希望能通过这出戏,通过全体演员的表演,让现在的人们追寻记忆,重拾信仰。“希望通过这出戏告诉他们,我们现在的安定富足,是多少革命先烈受尽千辛万苦换来的,也希望告诉他们,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比赚钱享乐更重要百倍的事情,国家的未来,仍然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奉献和牺牲。”

不忘初心,履职尽责

  作为一名戏曲演员,多半的时间是用来练功、学戏、排练、演出,正所谓曲不离口、拳不离手,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专业水平过硬的他,在当选民盟上海京剧院支部主委之初,曾对于民盟工作以及人大工作多少有点手足无措。他清楚地记得,在某次徐汇区人代会的小组讨论时向沈志刚副主委提过一个问题:“像我们专业性这么强的职业,如何能尽到一个人大代表的义务,做到尽职履职,不负众望?”沈志刚副主委回答说,做好本职工作,在行业内起到模范作用,用一个优秀的民盟盟员形象来引导民众对民主党派的看法,这就是最基本的尽职履职。“我当时听了茅塞顿开,找到了自己努力的目标和方向。” 在今年民盟上海市委召开的纪念“五一口号”发布70周年座谈会上,傅希如作为青年盟员代表发言。他结合自身本职工作侃侃而谈,以自己排戏为例阐述如何通过演出来影响观众、影响社会,从而展现民盟风采。

WDCM上传图片

  在院团演出之余,傅希如和京剧院民盟的同志们多次走进社区、学校,以及养老院、福利院,进行讲座、交流、演出,把传统文化传递到群众、基层中去。这些演出经常都是义务劳动,但盟员们依旧热情不减、毫不惜力。海派京剧大师周信芳先生曾言,“戏剧非一人之戏剧,亦非一部分可称为戏剧,务须全体演员聚精会神表演,方能成为戏剧。”由傅希如观之,做人、做事,不外如此。

2018-11-22 13:43 作者:王斯博